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首页 > 聚焦改革 > 专家观点
以服务贸易破题自贸区转型

随着第三批自由贸易试验区挂牌在即,我国将形成“1+3+7”的自贸试验区梯度发展新格局。从政府工作报告释放的信息来看,自贸区的主要工作可能从批复转到建设、推广成熟经验等方面。这意味着新一轮改革开放的红利将密集释放。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些红利来自于自贸区的贸易开放,尤其是服务贸易的开放,而不是货物贸易的开放。

然而,在相关研究人员看来,以服务贸易为重点推动自贸区转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自贸区是我国扩大开放的试验田。”在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简称中改院)副院长夏锋看来,在新一轮全球化大背景下,国内自贸区建设的突出矛盾不在于数量的多少,关键是能否在服务业市场开放、在服务贸易发展方面实现重大制度创新,为全国服务业市场开放与服务贸易创新发展提供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从现实情况看,我国自贸区在扩大开放、提高贸易便利化水平及完善贸易投资管理体系方面进行了多项积极探索,但在服务业市场开放与服务贸易发展方面仍未完全破题。”夏锋说。

中改院的研究报告《二次开放——全球化十字路口的中国选择》用“国内自贸区建设处于‘尴尬’境地”来形容目前的自贸区状况,并指出了自贸区存在的三大问题:一是自贸区对服务贸易限制较多;二是自贸区服务贸易发展思路不明晰;三是自贸区制度创新自主权较小。

 “例如,2015年《自贸试验区负面清单》包含15个行业、50个子行业的122条限制措施,其中83项涉及服务贸易。进一步缩短负面清单,尤其是缩短服务贸易的负面清单成为新时期自贸试验区转型发展面临的重要任务。”夏锋说。

负面清单在国内自贸区发展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推动全国以负面清单为重点的改革。问题在于,由于体制机制问题,全球自由贸易已经进入到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新阶段,我国的服务业市场开放已经成为解决供给与需求不相适应问题的矛盾点。以缩小负面清单为重点加快对服务贸易开放的先行先试,是未来国内自贸区转型发展的重中之重。

对此,夏锋给出了四点建议:一是大幅缩减负面清单,争取到2020年把自贸区服务贸易领域的负面清单压缩到40项以内。二是加快自贸区对服务贸易开放的先行先试,引进国际惯例、市场准入规则、经营管理方法,破除服务业领域的政策与体制障碍,改善国内投资营商环境。三是以服务贸易为重点推进国内自贸区扩容。四是支持具备条件的地区率先实行旅游、健康、医疗、文化、职业教育等产业项下,以及制造业研发等生产性服务业的自由贸易,为在全国范围内推开积累经验。比如,海南完全有条件实施旅游、健康医疗、职业教育等服务业项下的自由贸易政策,提升服务业项下自由贸易便利化水平。中改院课题组提出,在经济全球化的新背景下,实施某些产业项下的自由贸易政策可能比设几个自贸区的效果更好。

此外,记者注意到,为顺应全球服务贸易快速发展与国内服务型消费需求全面快速增长的大趋势,国务院于20152月决定在天津、上海、海南、深圳、杭州、武汉、广州、成都、苏州、威海10个省市和哈尔滨、江北、两江、贵安、西咸5个国家级新区开展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中改院的这份报告据此提出了“将自贸区建设与服务贸易创新试点工作相结合”的建议。

 “一方面,从布局来看,服务贸易试点城市与自贸试验区布局具有很大的重合性;另一方面,服务业市场开放成为服务贸易试点城市与国内自贸区发展的共同任务。”夏锋表示,“在具体推进工作中,某些制度创新需要分头向国家各部委申请,产生重复劳动、效率较低等问题。为此,应将国内自贸区有关服务贸易开放领域的制度创新工作与服务贸易试点城市相关工作结合,扩大国内自贸区对地方经济的拉动效应。”(来源:《中国贸易报》,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