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首页 > 聚焦改革 > 权威解读
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关键时刻”发声:四论楼市

  

  “关键时刻”发声的周小川

国庆长假后第一个工作日,不少网友惊呼“黄金周归来不能买房了?”

 930106,短短七天时间,北京、天津、广州、深圳、南京、厦门、苏州等19个城市,相继发布限购限贷等楼市调控政策。

 

  “政事儿”注意到,就在各界普遍关注楼市走向的关键时刻,央行行长周小川发声了。

106,在2016年第四次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周小川表示:近期中国部分城市房价上涨较快。中国政府对此高度重视,积极采取措施促进房地产市场的健康发展。

周小川素有“中国的格林斯潘”、“人民币先生”、“改革先生”等称呼,今年是他担任央行行长的第14个年头。有别于前任,自2013年开始,周小川走上全国政协副主席岗位,成为副国级行长。

“政事儿”注意到,不单单是楼市,此前在股灾、“钱荒”等“关键时刻”,副国级央行行长周小川都曾作出重要表态。

  今年四论楼市

“一二线城市价格上涨比较猛,也引起了大家很大的关注”

“政事儿”注意到,106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谈及楼市之前,周小川自今年年初以来,已经至少三次谈到楼市。

今年2月底,在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召开前的记者会上,有记者提问:前不久,央行和银监会颁布的房地产新政再次下调了二套房个贷首付的比例,下调个贷首付比例是否是“加杠杆?”

周小川当时表示:中国个人住房贷款占银行总贷款中的比重还是相对偏低的,有很多国家个人贷款,特别是住房贷款可能占总贷款的40%-50%,中国只有百分之十几,比例比较低。所以银行系统也觉得个人住房抵押贷款还是相对比较安全的产品,有发展的机会。

他同时称:在宏观和微观审慎监管框架之下,将来应该更加加强对银行总体健康程度的考核,让银行有大一点的自主权,来决定他们对不同客户采取什么样的政策。

312,在全国两会记者会上,周小川回应记者提问时,再次谈及楼市:各个城市的情况不同,房价出现了很大分化,“从全国总的平均来看,房地产仍旧面临着比较大的去库存压力”;“一二线城市价格上涨比较猛,也引起了大家很大的关注,人民银行历来主张,像中国这么大的国家,在价格出现分化的情况下,要更好地发挥城市一级对于每一个城市房地产形势的判断,以及能够提供的有关政策的指导。”

625,回答IMF总裁拉加德的提问时,周小川重申,房地产市场库存量过大,需要应用供给侧政策来解决,“我们在一开始就认真分析,哪些行业、哪些所有制的企业、哪些治理结构的企业具有过高的杠杆率。在明确了问题之后,中央银行和银行监管机构就可以运用适当的政策影响借贷行为”。

  股灾后发声

“中国政府的措施避免了股市断崖式下滑和系统性风险发生”

去年6月至7月间的股市异常震荡,引发了各界对中国金融市场的普遍关注。

“政事儿”注意到,去年94日至5日,也是在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周小川自股灾后首度发声,“目前,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已经趋于稳定,股市调整已大致到位,金融市场可望更为稳定”。

他当时表示:今年(2015年)6月中旬以前,中国股市泡沫不断积累。3月至6月,上证指数上涨了70%。在这一过程中,出现了投资者杠杆率快速上升等问题,存在风险隐患。六月中以来,中国股市发生了三轮调整,其中前两轮调整未有国际影响,8月下旬的第三轮调整产生了一些全球性影响。为避免发生系统性风险,中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包括人民银行通过多个途径向市场提供流动性。中国政府的措施避免了股市断崖式下滑和系统性风险发生。股市调整以来,杠杆率已明显下降,对实体经济也未产生显著影响。

  谈人民币汇率

“国际投机力量近来聚焦唱空中国”

今年年初,人民币汇率市场一度空头盛行,恐慌情绪升级。春节期间,周小川借媒体专访机会,对人民币汇率走势作出重要表态。

周小川表示:“总的来说,当前中国国际收支状况良好,国际竞争力仍很强,跨境资本流动处于正常区间,人民币汇率对一篮子货币保持了基本稳定,还有所升值,不存在持续贬值的基础”。

他同时直言,“国际投机力量近来聚焦唱空中国。其实,这些投机力量总要找些热点去下注,恰好找到中国2015年经济增长放缓和金融市场出现波动。问题是,以前这种投机力量较弱,经过全球金融危机各大经济体大幅量化宽松后,闲钱实在是多得惊人。中国经济到底行不行?我们是有信心也有耐心的,等着数据不 断出来说话。当然也要明白,这对于下了注的人是没有用的,他们急于制造舆论,企图倒逼博弈尽快见分晓”。

他同时强调:国际上有人担心中国是否为增强出口、提升GDP而允许人民币贬值,并有可能加剧所谓的“汇率战”。如果仔细观察中国的经常项目平衡,2015 货物贸易顺差已接近6000亿美元,净出口对GDP的贡献率已经不低,因此不存在为扩大净出口而贬值的动机。

  回应“钱荒”

“市场基本正确理解了央行”

20136月,一些金融机构爆发“钱荒”。

据报道,当时,由于流动性紧张,一些大型商业银行加入借钱大军,导致部分银行机构发生资金违约,银行间市场被迫延迟半小时收市,震动整个金融市场;资金市场几乎失控而停盘,Shibor(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全线上涨,达到13.44%,比6%左右的商业贷款利率高出一倍,创下历史新高。

按照以往惯例,每当市场资金面紧张时,央行多会及时“出手”,通过降准、降息或定向逆回购等方式释放流动性,平抑市场。

不过,20136月爆发的“钱荒”,央行一反常态,不但没有及时“出手”,反而继续发行了20亿元央票回笼资金,使得本来就紧张的资金面加剧收缩。

20136月底,出席“陆家嘴(24.620, 0.16, 0.65%)论坛”期间,周小川接受采访时,谈到了这次“钱荒”。

据报道,周小川当时表示,出于半年考核时点等因素,银行发放贷款的冲动十分强烈。这种动向和稳健的货币政策、贷款均衡增长的要求,以及服务实体经济、支持结构调整的方向不完全一致。“需要他们(银行)把这种倾向调整回来。”

有评论人士曾指出,货币市场利率飙升,而央行一反常态没有及时“出手”,这给了商业银行一个记忆深刻的“教训”,并推动其开始调节自身的资产负债结构。

周小川接受采访时也表示,“确实这个效果也都达到了。”他强调,央行对流动性的把握,市场基本上还是正确理解了,“此次货币市场利率的波动,其积极意义在于提示银行,需要对自己的资产业务作出调整”。

  网贷

P2P网贷属于民间金融”

自互联网金融兴起以来,P2P网贷一直是讨论焦点,不断有业内人士呼吁P2P网贷平台风险偏大,可与此同时,P2P网贷公司快速发展,在这一背景下,央行如何看待P2P网贷,显得尤为重要。

“政事儿”注意到,去年527日,在全国政协委员学习报告会上,周小川讲话中首次详细解读P2P

他表示,P2P网贷属于民间金融,因此,理解P2P网贷有三个要点:一是民间融资自负盈亏,自担风险;二是P2P网贷不能涉及高利贷,最高人民法院对高利贷有认定标准,超过以后法律不予保护;三是P2P网贷平台不能做资金池,不能做担保。P2P网贷平台只是一个桥梁,必须确保信息披露充分且公开透明。

他同时强调:P2P网贷目前还是新生事物,下一步怎么发展还有待进一步观察。目前有大概两种可能性,一种是,美国有一个比较大的P2P网贷公司叫“借款人俱乐部”,前一段经过美国SEC程序发行上市。为此,P2P平台公司比较兴奋,可能认为美国有一家上市了,以后可能会发展得很好。另一种是,有一些国家监管当局认为P2P网贷是无照经营,对其进行重罚。目前这两方面的情况都有,不要太急于下结论。但是,对于已经出现的风险要小心防范。

谈金融危机

“政府不能乱花钱,国家不能乱印钞”

“政事儿”注意到,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在20081026的全国人大常委会上,周小川作《国务院关于加强金融宏观调控情况的报告》时强调,金融危机对我国经济影响不容低估。

他当时表示:当前,全球性的经济金融调整是长期积累的失衡矛盾最终释放的必然结果,对我国经济的影响不容低估。同时,也应该看到,当前我国总体经济形势是好的,而且我国金融机构实力普遍增强,盈利能力和抗风险能力明显提高,市场流动性总体上还比较充裕,金融体系也是稳健和安全的,能够有效抵御外部冲击。

其后,中国出台了“四万亿计划”等一系列政策。

2014年全国两会期间,参加政协小组会、讨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时,周小川提起了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金融危机里反映出两个大的问题是需要加强治理的,一是每个经济体都要防止政府乱花钱,对预算要有清晰的制衡。再有一个重要的制衡关系就是一个国家不能乱印票子。”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当时,周小川还提出一个问题:“是谁在印票子?每个国家主要是央行。央行乱印票子会导致资产泡沫或通货膨胀,这个跟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关系也很大。那么这个东西在法律上,在制度框架上是怎么预防的呢?”

周小川说,从职责上,央行也负责宏观经济稳定、金融系统稳定,防止产生过度通货膨胀与市场泡沫,但是“在制度上不明确”。“如果说多印票子,这个事情由谁来制衡?政府够不够?从政府来讲,绝大多数部门都是希望花钱的,都希望你多弄点钱过来,多借点钱,负责约束的部门则比较少。”

他坦言,“人呢有些事儿靠觉悟,但实际上制度上缺乏一种保障,也缺乏一种审议,透明度也不高,所以有时候也会影响大家的信心”;“这个问题我觉得也是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中一个重要的部分。”(来源:《中国改革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