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首页 > 地方改革经验

创新政府配置资源方式改革案例之四

 

河北省以市场化手段化解煤炭过剩产能取得实效

 

河北省2017年在全国开展煤炭产能指标公开挂牌交易以来,迄今共完成四次交易,共有105处煤矿的2633万吨产能指标实现成功转让,获得收益45.2亿元。经过一年多来的实际运作和不断完善,其跨省交易方式、定价协商原则,为全国其他地区提供了经验借鉴,也为妥善安置职工、填补债务资金缺口,提供了一种解决方案,成功探索出一条市场化配置资源的新路。

一、市场化去产能背景

2016年下半年,国家发布了煤炭市场化去产能一系列政策,意在多渠道筹集去产能所需资金,减轻财政奖补资金压力,降低过剩产能退出难度,河北省通过深入谋划、广泛调研、精心准备,20176月完成了第一次煤炭产能置换指标公开交易,成功实现61处煤矿、1138万吨产能指标交易转让,出让均价达到181万元/万吨,获得收益20.6亿元。此次成功交易,受到了退出煤矿的普遍欢迎,同时一次性为山西、陕西、内蒙古7家企业项目解决了产能置换指标。

二、产能指标市场化交易做法

(一)超前谋划、反复对接。由参与交易的煤矿企业出具参与产能指标交易委托书,每个交易煤矿进行甄别核实。为保证产能置换指标合规合法,对分年退出未达关闭条件的煤矿、退出煤矿股东方不能形成决议、债务债权问题影响关闭的煤矿不组织公开交易。与企业测算资金收益平衡点,探寻交易价格底线,提出挂牌起价意见;与意向购买产能指标大户沟通,摸查购买方愿望,寻找契合点。及时向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汇报,解决政策理解一致性和方案指导,并加强宣传推介,为实现成功转让奠定坚实基础。

(二)抢抓机遇、迅速行动。国家规定20166月底前购得产能指标可以按150%放大使用,过期不再给予如此优惠的政策。6月底前是购买方最为急迫、竞争最为激烈的时期,也是指标转让价格最高、出让方获益最多的时机,应充分把握。为满足购买方一次性购置需求,尽快完成产能指标打包,将规模小难以变现的散户、担心变故多对接风险大的民营煤矿和国有大矿一道打包转让,河北省发改委精心组织,把散户产能聚拢起来,把指标购买方招过来,搭建平台、积极撮合,某种程度上起到背书作用,出让方和购买方增强信任和信心,从而有力推进产能指标顺利交易。

(三)公开挂牌、公平竞争。对参与指标交易的企业,坚持企业为主、自愿申请、各市申报、联合审核,交易收益全部归企业。对政策把握、交易规则、收益分配等问题,事先召开由各市去产能牵头部门和部分企业商议,并报省领导审定。交易事项在河北省发改委和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网站进行公示公告,交易方式选用“公开挂牌、集中竞价”、“公开挂牌、限时报价”两种方式,全过程透明,交易准备和交易活动期间,邀请河北省纪委驻发改委纪检组同志全程跟踪监督;公开竞价时,邀请国家有关部门领导现场指导监督,整个交易活动既确保公开公平公正透明,又确保依法依规廉洁自律。

(四)解决难题、保驾护航。为解决购买方产能指标配置方案尽快报国家审批,优选搭配指标,召集众多出卖方全部汇集石家庄完成转让合同签署。之后,又化解了部分地方法院要求扣押执行指标交易资金问题,保障了资金顺利拨付到企业。同时,还疏导了交易资金征缴所得税问题,为产能指标转让出卖开具税票打通了各个环节。建立了指标交易资金拨付和去产能煤矿关闭验收挂钩的制度性安排,保证去产能工作做实、做到位,不死灰复燃,经得起检查。

三、市场化产能交易取得的成效

河北省煤炭产能指标市场化交易,是在政策有支持、市场有需求的背景下进行的。通过政府积极组织服务,牵线搭桥,搭建平台,实现了多赢。

(一)节省了大量财政奖补资金。河北省参与产能指标交易的105处煤矿,若执行国家和省政府奖补政策鼓励退出,估算需财政资金11亿元以上。通过公共资源交易平台市场化公开交易,筹集到45.2亿元,既节约了财政资金,又有效弥补了关闭退出煤矿职工安置、债务处置和转型发展等资金不足。较好的交易价格,也引导了未退出煤矿纷纷加入到退出行列,为河北省超额完成国家和省去产能目标任务奠定了基础。

(二)市场化去产能政策成功落地。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利用公共交易平台开展指标交易,通过竞价交易的方式来发现价格、形成价格,解决了指标交易的定价难题;公开公平公正开展工作,提高工作透明度,有效维护交易双方合法权益,为推动政策落地提供了实践参考。

(三)市场化产能交易机制起到引领示范作用。政府部门主动担当,主动为企业服务,让产能指标出让煤矿和需求购买企业通过公共资源交易平台对接,不断探索完善竞价方式方法、抽签排序方式、价格折扣优惠等规则,形成成熟的交易模式和工作机制,在全国率先树立市场化去产能交易的风向标,为其他省份开展此项工作提供了经验借鉴。

(四)加快落后产能退出和先进产能释放。从参与指标交易的主体看,出让方多为产能规模较小、资源枯竭、长期停产停建的落后煤矿,而购买方属于晋陕蒙等主要产煤地区的优质产能煤矿,通过产能置换指标交易,落后煤矿顺利退出,先进煤矿产能有序投入,有利于加快产业结构调整、优化布局,实现行业发展新旧动能转换。